• 云南省昆明市广福路红星大厦6楼

  • 电话: 0871-6464 6006

新伤还是旧伤??司法鉴定还原真相,人间自有公道在

日期:2019年09月16日

案件名称:李**伤情鉴定及骨折形成时间鉴定
鉴定机构: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
鉴 定 人:马双、张白莹


【案情简介】
“我只打了李某面部一拳,没有打其他地方,他的右膝关节骨折真不是我打的……”犯罪嫌疑人蒋某在法庭上仍然重复着这几句话,法官不禁皱紧眉头:他是拒不认罪,还是另有隐情?如果是另有隐情,那李某的膝关节骨折到底是怎么回事?种种疑问萦绕在法官心头。
事情还得从去年一月份的一个早上说起,那天天气不太好,7点多了天还阴沉沉的,李某驾驶出租车从关上驶入民航路向五里多方向行驶,在其前面同向行驶的蒋某驾驶的出租车突然紧急刹车。幸运的是,两车均相安无事。之后,蒋某行至机化公司后门前停车载客,李某为“紧急刹车”之事追上去与蒋某发生口角,蒋某一气之下动手将李某打伤了。
受伤的李某憋着一肚子火去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门诊看病,这一看不打紧,医院诊断鼻骨骨折和右胫骨前结节撕脱性骨折(可能)。5天后到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6天),出院诊断为:鼻骨骨折;右胫骨前结节撕脱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李某想自己伤得不轻,于是赶紧报案后到第一家鉴定中心去做司法鉴定,鉴定结果为轻伤,后又分别做了后期医疗费用评估及误工损失日的鉴定。李某心想:轻伤,可不是通常意义上说的很轻的伤,是可以判处半年至三年徒刑的伤情程度,便一状将蒋某告到了法院,要求法院在追究蒋某刑事责任的同时赔偿经济损失。可到了庭上,蒋某一直声称自己只打了李某面部一拳,没有伤到其他部位。对李某举证的伤情鉴定书提出了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怎么办?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法官左思右想,最终决定同意第二次鉴定,并依法委托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对李某进行伤情鉴定及右胫骨骨折形成时间进行鉴定。
【办案过程】
2009年6月15日我中心接到法院的委托。受理该案后,我中心成立了鉴定小组,由法医鉴定人、骨科专家、放射科专家共同组成。在鉴定中,李某某陈述了受伤当时的情况,蒋某当时一手掐其颈部,另一手打其面部,之后打到其?窝,致其跪倒在地,当时右膝关节处感疼痛、麻木。鉴定小组对其进行了活体检查。并根据送检委托书、材料及活体检查情况,进行了会诊讨论。认为本案最重要的关键点在于:1、鼻骨有无骨折,若有骨折,骨折程度如何,2、右胫骨前结节有无撕脱性骨折,若有骨折,骨折是新鲜损伤还是陈旧损伤。经过多次研究讨论和阅片,探讨结果为:2009年1月3日影像学资料显示,右胫骨前结节边缘光滑,无锐利骨折线;2009年1月6日影像学资料提示:鼻骨粉碎性骨折。
鉴定人员根据以上材料,分析认为:1、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十条(一)规定:鼻骨粉碎性骨折,或者鼻骨线性骨折伴有明显移位的即构成轻伤,李某鼻骨骨折伤情重新鉴定为轻伤。2、受伤当天影像学资料显示,右胫骨前结节边缘光滑,无锐利骨折线。人骨是种脆性物质,通常来说发生骨折后,骨折部位会出现锐利的骨折线,但因为机体的自我修复,骨头的再生,那个原本锐利的骨折线会渐渐变得模糊。故右胫骨前结节无新鲜骨折表现。该项鉴定目的为:右胫骨前结节撕脱性骨折形成时间。根据目前医疗水平,骨折形成的准确时间是无法判定的,但结合该案案情,已经可以排除与此次外伤的关系,经与该案经办法官协商,出具的结论为:李某某右胫骨前结节未检见新鲜骨折征象。于2009年7月30日出具了鉴定结论为:李某伤情重新鉴定为轻伤、李某右胫骨前结节未检见新鲜骨折征象的鉴定报告。
报告发出后,原被告双方对鉴定结论均无异议。法院采信了鉴定结论,认定李某伤情为轻伤,认定右胫骨前结节无新鲜撕脱性骨折。对原告提供的误工损失日鉴定报告(依据右胫骨结节骨折作出的鉴定结论)不予认可。对原告提供的后期医疗费用评估鉴定书,认可其合理部分,参考判处。对本案做出了判决。
【鉴定文书】:
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
天禹司鉴字2009第(0832035)号
鉴定对象:李某某       性别:男     年龄:22岁
委托单位: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
委托时间:2009年6月15日
鉴定目的:1、对李某某右胫骨前结节撕脱性骨折形成时间进行鉴定;2、对李某某的伤情进行重新鉴定。
送检材料: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病历、住院病历、出院证、X线片(片号:193785)及报告单、CT片(片号:00114801);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云鼎鉴临字2009第30037号】。
一、简要情况: 
根据送检病历材料记载:2009年1月3日因“打伤头面、颈、右膝疼痛1.5小时”到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就诊。查体:鼻梁皮肤挫伤,枕部稍肿、压痛,右膝部肿胀压痛。初步诊断:头面部挫伤,软组织伤;右膝软组织伤。CT检查提示:头部未见异常。CR片(片号:193785)示:右胫骨前结节前上缘局部骨质密度不均匀,骨折可疑,请结合临床。
2009年1月8日李某某因“被打伤头面、右膝多处伴疼痛5天”到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治疗。查:T36.6°C、R20次/分、P84次/分、BP110/70mmHg,神清,对答切题,查体合作;头颅枕部压痛;鼻梁肿胀,压痛,未见鼻梁明显偏曲,耳鼻无异常流液,鼻窦无压痛;颈前区压痛;脊柱无畸形,各棘突无压痛,骨盆挤压征(-);右膝、胫骨结节处无明显肿胀,伴轻度压痛,右膝屈伸活动正常,屈曲时感疼痛。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摄X线片检查提示:右胫骨前结节前上缘局部骨质密度不均匀,骨折可疑。给予抗炎、消肿、止痛、雾化吸入、理疗等对症支持治疗。出院诊断:鼻骨骨折;右胫骨前结节撕脱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2009年1月13日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十条(一)的规定鉴定李某某的伤情为轻伤。
2009年6月15日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委托我中心对李某某右胫
二、活体检查: 
2009年7月17日检查伤者。自述:下蹲时右膝疼痛。查:步入检查室,一般情况可,神清,检查合作,对答切题;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射可;鼻部外观可,通气可,无压痛;右膝关节无肿胀、无压痛,右膝关节活动稍受限;四肢肌力、肌张力可,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
阅送检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2009年1月3日X线片(片号:193785)、CT片(片号:00114801)示:右膝关节正常解剖结构存在,右胫骨前结节边缘光滑,无锐利骨折线;2009年1月6日X线片(片号:193785)示:鼻骨骨折。
三、分析说明:
1、根据送检影像学资料,李某某受伤当天X线片及CT片均提示:右胫骨前结节边缘光滑,无锐利骨折线,无新鲜骨折表现。
2、李某某外伤致:鼻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根据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十条(一)之规定,李某某损伤达轻伤鉴定标准。
四、结论:
1、根据送检影像学资料,李某某右胫骨前结节未检见新鲜骨折征象。
2、李某某伤情重新鉴定为轻伤。
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
鉴定人:马  双 
鉴定人:张白莹
2009年7月30日
【办案体会】
通过该案,法医司法鉴定人员在从事司法鉴定的过程中,应当仔细审查所有送检材料,经过分析后得出鉴定结论。不能仅仅只根据病历资料中文书资料就得出鉴定结论,应该结合全案情况,全面审查所有送检材料,特别是对于影像学资料,不能仅仅局限于医院报告单的诊断,鉴定人员应当仔细阅片,审查阅片结果与医院报告单是否有差异。否则,就会出现本案中伤情的重新鉴定,误工损失日的结果不被采信,后期医疗费用的部分费用不被采信。
【专家评析】
1、在此案例中,医院影像学报告单提示:右胫骨前结节撕脱性骨折可能,医院出院诊断为:右胫骨前结节撕脱骨折,原鉴定意见书中分析说明部分出现“右胫骨前结节撕脱性骨折可能”的表述。对右胫骨前结节撕脱骨折与否描述出现了差异,且被告方认为自己并未致伤李某某右膝部,从而引发了再次鉴定。
我中心成功利用影像学资料解决了法院委托的鉴定项目,鉴定书措辞严密,解除了几次矛盾的影像学诊断,在解决原有问题的情况下并没有提出新的问题,委托方对此鉴定结论十分满意,再次(重新)鉴定及时解决了诉讼中的争议焦点问题,并弥补了原始鉴定的缺陷,从而维护了法律的尊严与司法鉴定工作的公信力。
2、从表面上看,原鉴定书中,按照相关国家标准,鼻骨骨折已达到轻伤鉴定标准,其右胫骨前结节撕脱骨折与否对伤情鉴定的结论没有影响(即无论其右胫骨前结节是否有骨折,该份鉴定报告的结论都不会改变)。但是对其民事赔偿(后期医疗费用、误工费等)却有很大的影响。通过此案,要求法医学工作者在从事司法鉴定过程中,在鉴定条件充分的情况下,应当对其损伤明确诊断,尽量不要在分析说明、结论部分出现“可疑、可能”等不确定字样,避免双方当事人对此产生疑问。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司法鉴定工作的科学、客观、公正与高效,才能更好的为司法诉讼活动提供合法、科学客观的证据。


返回首页
服务专线:087164646006(点击可一键拨号)